關於部落格
涵蓋自愛BL耽美小說 動畫
以及不重要的碎碎念 (喂!)
F-feeling
L-lovely
R-read
  • 300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原創] 遺落四月 序 [網遊]

序章--- 月光秘林之中暈黃的月光灑落在佈滿奇形怪狀的植物上,散發著柔和的光芒。四周充斥著淡淡的薄霧。月光秘林顧名思義是整個魔法大陸最靠近月光的地方,剛出生的新手法師一出備受保護的魔法城瓦諾後第一站就是這裡,也被眾人戲稱「菜鳥法師集中營」。只要出這個秘林後,大多數的新手法師都會脫離笨拙的步伐,邁向闖蕩冒險的第一步。 在遊戲開放以來就絡繹不絕的「集中營」人潮也在四個月後慢慢遞減,而現在又是一般人工作的時間,出現在密林的玩家少之又少。 只是沒有人知道月光秘林的深處存在著這麼一個地方----月亮廢祉。沒有特別的NPC或是隱藏的地圖,彷彿就像被人遺棄一般,什麼也不留。僅能告訴人們他曾存在過的痕跡就是被密集紅冠樹包圍著的廢棄祭壇可供兩人坐下。 一人就站在祭壇之外對著祭壇內的男人。 那人棕色參雜著些許褐紅的帶著月亮遺留的柔光旁襯著一雙黑亮分明格外溫柔的黑眸;如果仔細往前一看便會發現墨黑眼瞳中的深赤。就算是個剛入門的新手不用在遊戲待多久就會知道這男人的名子:遺落四月。 比起低調的遺落四月,玩家更清楚的了解他眼前男人的身分,第一傭兵團的團長落雪無雙。要玩家用形容詞譬喻這個男人就是:目中無人。就算副團長遺落四月站在他身旁也從來不退下那傲慢的眼神也因此讓他沒有比副團長更好的人氣。 誰都知道「第一」這個稱謂是誰得來的,但是不管是團裡還是團外都沒有人說出這個事實。 「四月。」身穿冰藍頂級巫師服的落雪無雙冷淡的開口打破寧靜,眼裡不將人影放在心上。頂級的巫師服身邊飄散著冰冷的雪片在整個「聖域」網遊中屈指可數,能穿在身上的都是遊戲裡有名的玩家。 遺落四月不應聲;臉上帶有一絲疲憊,衣衫也不似落雪無雙般潔淨。聖域這款遊戲的仿真度一向高,只要經過一定的勞累與奔波就會馬上反映在玩家上。他剛剛完成團裡的聲望任務。 「四月?」落雪無雙聲音中帶有一絲不耐煩,對於沒有聽到男人第一時間回應感到不悅。 「無雙,怎麼了?」溫和的開口,雖然面貌平凡略清秀,遺落四月的聲音卻比面貌更讓人記住。雖然遊戲創角時可以調整樣貌,誰也沒有想到遺落四月會去調整,畢竟擁有這種聲音特質的人現實中都長相平平。這是眾玩家的心理,也是絕大部分四月認識的朋友之中的共識。 落雪無雙單刀直入眼神不滿的說:「你知道最近團裡傳了什麼嗎?他們竟然說我根本就不該當團長。」而造成這個傳言的絕對只有眼前的人。 雖然身為副團長的他從始自終盡心盡力的幫助落雪無雙管理傭兵團也從來不越舉,可是在落雪無雙的眼裡男人的存在卻是越來越刺眼。儘管他知道眼前男人絕對會為他做任何事。 心底無數的不滿叫囂著,促使落雪無雙做了一個決定。 「那也只是傳言。」遺落四月篤定的說,沒有看見落雪無雙眼裡的惡意。 遺落四月從進入這個遊戲開始,在身為新手時與落雪無雙相遇後就從來沒有離開過他,落雪無雙的存在造就現在的第一傭兵團副團長。他堅信著總有一天他內心那一點點微小期望會實現。 不敢說出口的、被人給排擠的感情,只能埋在身體裡靜靜沉下。 只是又有多少明眼人看出他對落雪無雙異樣的感情? 「有傳言就代表有人這麼想!」手裡握緊著奪目的法杖,落雪無雙的話無可辯駁。「四月不是什麼事情都會為我做不是嗎?」 沒有遲疑,遺落四月回應:「是…」 「那麼就想辦法離開這個團,我的聲望可是比你還重要是吧?」有意的中傷,落雪無雙狠狠的盯著遺落四月的表情,想找出一點猶豫。他相信遺落四月知道他在說什麼。 遺落四月垂下眼,答應了。 在月光秘林裡只有兩個人知道的地方,兩人都做了改變。 + + + 「真不敢相信!四月副團長會做出這種事情!」拔高的女生對著自己的團員說到,不可置信剛聽來的消息。 「我就說像前副會那種表面像好好先生的人根本就不安好心!」坐在團裡據點大廳的男法師大聲嚷嚷,就怕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的想法。 「沒錯、沒錯,平時就看他忙前忙後什麼也不求的模樣就讓人生疑,果然當初團長就不該把所有事情都交給他處理。」站在男法師旁的女祭司附和,眼睛緊盯著團長的一舉一動。 發現副會長退會的團員是一大早上線要去倉庫領取藥水的人,然後發現倉庫裡面原本擺在最上層的稀有材料都消失了等其他團員上線詢問的時候才發覺連帶著材料連傭兵團介面上副團長一職上已經空缺。 除了遺落四月與落雪無雙以外沒有人可以拿走那些材料。 那麼「竊賊」可想而知。 沒等大夥聲論多久,大廳一旁默不作聲的女騎士站到落雪無雙面前冷面對他說:「我不相信四月是那種人,更不相信你的說法。」從傭兵團成立至今可以算是長老級團員的紅夜說到。穿著騎士赤紅正裝的她有著不容忽視的氣勢。 「事實就是這樣,他投奔了比我們這個"小"傭兵團還更有前景的大公會,所有人都看見了妳再怎麼不相信也不會改變結果。」落雪無雙皮笑肉不笑的說,在眾人眼中表現出被背叛後的神情。 「那些材料也是副團長弄來的,你們有什麼資格說四月是小偷?」紅夜女劍士冷眼說完,拉出介面直接退出傭兵團並附上可觀的強制退團賠償。 公告瞬間讓在場的團員都知道紅夜退團了。 「他只要放在倉庫裡面就是屬於大家的!。」蠻不講理的團員並不只一個。 一直看著事情發展的藍日等紅夜準備要走時才出聲。 「紅夜!你太衝動了。」身為團裡智囊的藍日拉住女劍士轉身就走的手,挽留住她。雖然不相信和他們共同打拼許久的四月會叛團,可是連四月都不回他們的密語只能讓他們相信團長的說法。 「藍日,她要走就讓她走。」落雪無雙無情的笑。不服從他的團員紅夜早就是他想踢出的名單人員之一。要不是紅夜在團裡的貢獻夠高,早就該離開了。 身為第一傭兵團的落雪無雙是自負的。 「藍日你總有一天會知道自己錯了。」紅夜看了自己的拍檔藍日一眼,毫不留戀的走出傭兵團據點,不再是個傭兵。 「還有誰要離開的嗎?」落雪無雙問。 沒有人出聲。 在場的人都接受了這樣的安排,心裡都認為只是少了個副團長罷了沒什麼大不了的。現在又不比以前需要那麼多人力,團裡的一切都穩定所以副團長也不是個不可或缺的人。 「那麼就這樣吧。那個人以後都與我們沒有關係了。」落雪無雙說,對男法師身旁的女祭司說:「以後小燕就當我的祭司吧。」身為巫師的他並不像法師一樣只需要戰士在前方擋,聖域的巫師血比法師還要少,技能大多數都要用到自己的血,有一個祭司是不可或缺的,而遺落四月的離開讓他身邊的祭司位置空缺了下來。 「是,團長!」 女祭司開心的應聲,帶著趨炎附勢又愛慕的眼神盯著無時不刻散發著自傲的落雪無雙。 落雪無雙當然知道自己的臉是女人喜歡的類型,他也高興被所有的女人喜愛,這張頗為英俊的臉也是他自負的本錢。他相信在遊戲中和現實一般每個人都羨慕、愛慕忌妒著自己。 不然遺落四月那個同性戀怎麼又會死巴著他不放呢? 「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去。」他對眾人說。 現在沒有四月的團就是屬於他一個人。落雪無雙愉悅的帶著新的祭司小燕離開大廳。 落雪無雙早就知道遺落四月的心思,只是不點名罷了、也不屑去戳破。 可是他不會知道遺落四月是因為什麼喜歡他。 而他也明白今日犯下的錯,會為他帶來多少悔恨。 有話說: 嘗試打耽美網遊小說,因為我熱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